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游客版>文化旅游
老人报:西关老当铺 羊城金融活历史(组图)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图:中山七路旧当铺(宝生大押)位于广州市荔湾区中山七路22号,始建于民国初年,曾是广州三大当铺之一)

(图:宝生大押时隔百年,外墙青砖斑驳,但坚固厚实的墙体,和墙上密密麻麻的窗口仍引人注目)

(图:华贵路旧当铺的前门)

  【建筑名片】

  中山七路旧当铺(宝生大押)位于广州市荔湾区中山七路22号,始建于民国初年,坐北向南,宽14米,深约16米,占地面积约为220平方米,为四层炮楼式建筑,曾是广州三大当铺之一。

  华贵路旧当铺位于荔湾区华贵路26号,建于清末民初,一直经营至建国前,是典型的居住型西关大屋向商住型服务功能转化的建筑。两座古当铺现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它们见证了广州金融业的发展与变迁,可谓羊城金融活历史。

  【历史故事】

  清末民初,广州的制高点除了镇海楼、石室、六榕塔和光孝塔,其余的地标式建筑竟是六座大当铺。据不完全统计,明清时期,广州有400多间当铺,因旧时典当业利润可观,广州坊间甚至流传“若想富,开当铺”的顺口溜。

  近日记者走访了两座留存至今的西关古当铺建筑。风雨百年,它们已满布沧桑,但作为广州金融业发展的亲历者,它们承载的历史永不湮灭。

  宝生大押:宏伟当楼气势依旧

  典当是专门以收取抵押品而放款的金融业,是广州旧式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明末、清代以白银作为主要交换货币,金融市场波动较少,物价稳定,典当业得以安稳,进入广州历史上典当业全盛时期。宝生大押及华贵路旧当铺都是当时的佼佼者,它们的建筑风格各具特色,既是羊城古当铺的一个缩影,也鲜明地反映了时代潮流。

  提起宝生大押,老西关人应该都不陌生。漫步中山七路,抬头仰望,远远便能看到一栋四层炮楼式建筑,建筑最上方的白底墙面上写有“宝生大押”四个黑字。宝生大押分为当铺和当楼两部分,时隔百年,外墙青砖斑驳,但坚固厚实的墙体,和墙上密密麻麻的窗口仍一样引人注目。

  宝生大押的当楼外墙的小窗多达30余个,据曾任职于广州市荔湾区人大城建委的潘广庆老人解释,这些窗口宽约12厘米,是由里向外渐窄的梯形窗口,“其目的除了透气采光,更重要是防御偷盗、便于射击,及监控四周动静”。据说因当楼坚如磐石,1938年日军轰炸广州,西门口一带的建筑被夷为平地,宝生大押却丝毫无损。

  历经多次重修,宝生大押现属私人物业,内部不复当年模样,但其外立面基本保存,宏伟气势百年不减。

  华贵路旧当铺:精美建筑造就“当铺街”

  据闻,在华贵路一带,曾有一条街知巷闻的“当铺街”。这个叫法就是缘于华贵路26号的旧当铺。旧当铺深三进,头进建筑批荡功夫讲究,建筑质量较高,故所在小巷时称“当铺街”。

  若穿越时光隧道,回到百年前的当铺街,呈现眼前的是一座具有中西合璧风格的西关大屋。旧当铺的头进建筑高三层,外墙为水刷石,首层前墙有回纹饰,第二层檐下有蛋舌纹饰,楼顶砌女儿墙,建筑线条柔和,石刻、雕花精细优美。拉开趟栊和板门,便进入旧当铺的营业大厅。二进是带阁平房,青砖砌筑,碌灰筒瓦;三进是高三层的当楼,青砖墙上有多个石框窗口;后进则是厅堂。

  潘广庆表示,当楼内部,一般每层为宽约2米的走马廊,用以存货。当物就摆在走廊吗?非也,据记载,普通当物会装进麻袋,用吊钩挂在横梁上,以防潮防虫,名贵当物则另外存放。旧当铺也是住宅,是居住型西关大屋向商住型功能转化的典型代表,成为当时珠三角城市的特色标志。

  如今旧当铺满布沧桑痕迹,内部改作民居,记者从铁门往阴暗的室内张望,只望得见通向二楼的陈旧木梯,难觅昔日光景,不过其外部的西洋古典纹饰依稀有旧日的影子,诉说着当年的优雅。

  “要找老当铺,先到西关来”

  据明清经济史专家、暨南大学历史系教授李龙潜先生研究,典当业全盛时期以1885年为例,以广州为主的广东辖区有当铺1964家,在广州有“当铺多过米铺”的说法。雍正年间还出现典当业的行会组织,分别是设于状元坊的南海当行会馆和设于流水井的番禺当行会馆。

  当时当铺主要群集商业旺地西关一带,正所谓“要找老当铺,先到西关来”。当铺多悬挂“蝠鼠金钱”作招牌,有诗云:“蝠鼠金钱作标记,招牌取义福与利;西关旧时当铺多,押物上台是舞狮。”踏入当铺,迎面是一大屏风,俗称“遮羞板”,用以阻隔途人视线。当铺柜台有近两米高,当物时需踮脚仰头,双手举直,才能交货、接钱。“只有来典当贵重物品的人才能进到柜台后面的厅堂慢慢谈。”潘广庆补充道。

  旧时上当铺的多是布衣百姓,他们送上押台的是被大大贬值的实物,而利息又高得惊人。据记载,典当分为当、按、押和小押四种。“当”在乾隆年间出现最多,一般限期为三年;“押”出现在咸丰年间,通常限期为一年;清末民初出现“按”,限期为两年;限期最短是仅为6个月的“小押”,出现在光绪二十一年后。典当限期越短,剥削越厉害,百姓称“小押”为“雷公轰”,即指小押害人不浅。

  随着近代新式银行大量出现,新融资形式和渠道产生,上世纪30年代后,典当生意不断受挤压。加之政局动荡,战事不断,货币屡屡贬值,旧式典当业逐步衰落。

  【特别鸣谢:广州市荔湾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广州市荔湾区金花街道办事处、广州市荔湾区逢源街道办事处对本报道的支持】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