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游客版>文化旅游
老人报:藏于建筑细部中的沙面旧时光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建筑名片】

广州沙面原是一片面积为0.3平方公里、名为“拾翠洲”的沙洲,南临白鹅潭,北与沙基(今六二三路)相连。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后,沙面成为英法租界。1946年,沙面被中国政府正式收回。

    沙面现存建筑物近百座,集中反映了西方建筑技术与艺术,同时对岭南文化兼容并蓄。1996年,沙面建筑群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历史故事】

从本期起,“历史建筑 荔湾故事”推出第五个系列“欧陆风情”。

    翠洲洋楼,千米花街,古树衬映。因为历史原因,沙面充满了异国风情,一座座洋楼建筑已成为了沙面的一部分,见证着时代的变迁。而今它们成为了历史遗产,向人们讲述这座城市、这个小岛的故事。(记者 彭嘉荟 摄影记者 杨锋)

 

见证历史变迁的建筑风格

 

沙面是广州近代政治、文化、经济变迁的万花筒。得知记者要采访沙面建筑群,长期开展这一研究的广州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广东省文物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汤国华,热心地解读起洋楼背后的历史信息。

    “辨识沙面建筑不难,早期的通常是带有前后院子的两层砖木结构坡屋顶建筑。到了中后期,由于用地紧张,水泥结构的建筑已不带院子,而且向高处起建,出现平天台。”汤国华介绍道。据了解,早期沙面建筑是在1861年沙面租界形成至19世纪末兴建的。这段时期的建筑以英法亚洲殖民地风格为主。

    19世纪90年代到20世纪30年代,是沙面租界大规模建设的时期,大量其时欧洲流行的仿古折中主义风格和早期现代主义风格得到了体现。汤国华表示:“这一时期的沙面建筑较为壮观,不少的银行、洋行、公司暗中争高比美,以显示经济实力。”

    后期沙面建筑是在日军侵华、广州沦陷开始至中国政府收回沙面主权为止兴建的。这段时间英法帝国主义衰落,在沙面兴建的建筑物已经很少,并转向比较简洁的立面。

    当时的沙面已成为一个独立的社区,外国人将他们的人文景观、生活方式移植了过来。这里既有银行、洋行、俱乐部、运动场、公园等公共建筑,也有领事馆、私人住宅等私密性建筑,还有水厂、冰厂等工业建筑以及街心花园、桥梁、码头等市政设施。

 

细节构造复原沙面记忆

 

漫步在沙面的街道,仿佛回到那段中西文化交汇、古代与现代交融的历史:亭台楼阁与西洋楼房交相映衬,旗袍与西装并排而行,人力车和汽车互驶而过……

    西方的建筑思潮与广州的自然环境相结合,是沙面特有的建筑文化与风采。“很多外国人会来欣赏建筑风貌,寻找他们在自己国家所不曾看到的细节。”在汤国华的指引下,记者参观了位于沙面四街的亚细亚火油公司旧址,这里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颇为典型。首先踏入的便是铺设着强吸潮能力的广东大阶砖的半地下室。汤国华介绍:“不少欧洲建筑都有地下室,但因广州的潮湿气候,只能架空地面,做成半地下室。”

    穿过此处进入一层,沿路富有欧洲风格的手工木雕墙饰、瓷砖壁炉、密集的建筑线脚都在诠释着当时工艺的精湛,为防止白蚁而特制的镂空天花板更让人眼前一亮。汤国华指着大厅里数个不同风格的壁炉谈道,当年它们的作用已不仅是寒冬取暖。在广州细雨连绵的春天里,壁炉里燃烧木炭发出的辐射热,有去潮的作用。

    走过豪华的楼梯回廊,来到位于建筑二层的阳台。此处宽阔开阳,一改欧式建筑阳台窄小的风格。门窗洞口安装的是东南亚常见的百叶窗,便于调节光线、防雨通风。俯视楼下的院子,一栋矮小别致的建筑引起了记者的注意。“那是副楼,当年佣人就在那里烧火煮饭,然后通过一条廊道或天桥送来主楼。”汤国华解释,外国人的防火意识较强,除主楼不设厨房外,还在建筑外墙设有消防爬梯。

    洋楼群绕下,曾有小桥流水、亭台楼阁;英式的老虎天窗上,搭配碧绿的琉璃瓦顶、滴水瓦当。建筑是不会说话的历史,它既可反映外国人对广州文化的吸收,亦能一探他们的审美爱好、生活细节。

 

保存文化遗产的真实性

 

在开展沙面建筑群研究的25年里,汤国华带领了数百名学生对数十栋近代建筑进行全面测绘,因此对沙面建筑的文物保护深有感触。他曾与学生钻到衰败的老房子里进行测量,出来时每人都成了“黑炭头”。“沙面原有150多栋左右建筑,现在保留下来较完好的只有40多处。使用者缺乏文物保护意识,对文物建筑不合理使用而造成的破坏,真的令人痛心。”汤国华惋惜道。

    他认为,沙面建筑的保护与利用不应冲突。“文物的损伤是不可逆转的,在使用过程中政府应加强巡查,严格控制其改动。整饰方案应进行审批,通过后聘请专业的队伍施工,并接受监督与验收。”

    2010年,沙面作为广州迎亚运环境综合整治工程的重点项目,严格遵循文物保护法则,修旧如初,将文物复原。作为此次工程总负责人的汤国华,特意在建筑上留下不同时期的加建标记,以增强历史的可读性。“修文物不是全部铲走后来添加的东西,我们应该知道它曾受过的损伤。”

    俗话所说的“银行多过米铺”,在沙面建筑可见一斑。那些看上去豪华异常的商户洋行,都是近代中国政治无力的证据。“沙面是这段历史的遗留物和承载者,我们不能只看到它的美丽而忘却历史,保护它的同时也是在留住我们的城市记忆。”汤国华说。

 

特别鸣谢:广州市荔湾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广州市荔湾区沙面街道办事处对本报道的支持。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