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游客版>文化旅游
羊城晚报:广作家具在岁月流光中体味广式生活美学(组图)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图:周京南)

(图:刘伯浩)

(图:大红酸枝(交趾黄檀)镶嵌云南大理石三人床,凸显广作家具对大理石的镶嵌工艺的运用)

(图:施沛霖 摄)

(图:用不同的技法把木质最好的纹理展现出来 施沛霖 摄)

(图:家具作品“瑞兽半月台”运用大量立体雕、透雕、浮雕相结合的工艺,器型大气,雍容华贵)

 

  受访嘉宾

  周京南

  故宫博物院宫廷部研究员,从事明清家具研究、原状陈列及复原工作多年。曾参与编撰《清史图典》《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家具卷》等大型图录。

  刘伯浩

  非遗项目广式木雕市级传承人,木雕工艺师,从事广式硬木家具制作工作40多年,耕酸堂古典酸枝家具创始人

  大隐于广州西关的最美老街永庆坊,最近热度非凡,引发了探索岭南文化,重构广式生活美学的话题。广式木雕与玉雕、广彩等被誉为广州传统手工艺的门面,广式木雕中的广作家具,华贵精美,线条流畅,花纹表面莹滑如玉,不漏刀凿痕迹,表现与记录着岭南人的生活方式。

  广式家具,或称广作家具,指明末清初以来,以广州为中心、广东地区生产的硬木家具样式。厚重凝华、中西合璧的广式家具,讲究大材大料,用材不吝啬、不将就,“一木成一器”,并在传统家具的榫卯结构和造型的继承上,加进了西洋的元素,曾在中国家具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页。用料讲究的清代广式家具素来是家具收藏家们的爱物。

  说到广式家具的收藏与传承,还不可避免地谈及榫卯结构。一榫一卯,正如一凸一凹,一阴一阳。物我契合,气自高妙。在中国古典家具流畅优美的外表下,内力牢固,含而不露,暗藏玄机。几千年的传承中,榫卯结构衍生出多种造法,繁复多样。传承广式家具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按照古人的工匠精神,再造完美的榫卯结构。

  然而,在硬木资源日渐贫乏、人力成本飞涨的今天,坚持传统榫卯结构制作、繁复的人工雕刻的广式家具,将有怎样的发展方向?

  壹

  源起 中西合璧,流光溢彩

  羊城晚报记者:中国传统家具分为哪些流派?广式家具在历史上的地位如何,有什么风格特点?

  周京南:中国的传统家具历史悠久,而到了清代,达到了发展的极致。清代的宫廷家具以其做工精湛、用料考究而闻名,代表了清代家具制作的最高水平。在存世于今的清宫家具中,有很大一部分家具是受到岭南地区广东家具的影响,这类家具用料考究,造型厚重,装饰风格华丽精美,中西合璧,具有鲜明的广式家具的风格特点。

  中国家具在十六世纪时已输入欧洲。出口品中,就有硬木家具如写字台、桌椅、床等。广州自然成为重要的出口生产地,家具业也相当发达。康熙、雍正、乾隆三代,是清代经济、文化、外贸迅速发展的时期,此时统治阶层追求一种绚丽、繁缛、豪华之气,借鉴了西方装饰风格的广式家具,尤其受到清代宫廷和官绅、文人的追捧。

  广式家具由于优质的木材来源充足,在制作上不计工本,用料粗硕,木质一致,不少家具采用一木连作而成。如紫檀、红木,皆为清一色的木种,且不加漆饰。其装饰雕刻技法上的特色是花纹雕刻深峻,刀法圆熟,磨工精细。其雕刻风格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西方建筑雕刻的影响,无论其装饰的花纹和纹样,不少是采用西法而成。如广式家具中大量采用的西番莲作装饰,这种西番莲花纹,线条流畅,变化多样,可以根据不同器形而随意延伸。

  在工艺上,广式家具大量采用珐琅镶嵌、象牙雕刻、玻璃油画装饰,形成了一套广式家具独特的装饰手法。

  厚重凝华、中西合璧的广式家具,在中国家具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页,在清代宫廷家具中占有着重要的地位。

  刘伯浩:中国的传统家具分为三大流派,分别是京作、苏作和广作。苏作家具发源地处于江浙苏杭一带,主要使用人群为士大夫和文人雅士,其造型简约清秀,线条优美,尺寸合理,在设计上吸收了宋代家具风格,其线条流畅,比例适度,稳妥大方,装饰部分简朴无华,点到为止,有大写意风格,就像文人学子寒素中暗藏着一股孤傲之气。

  京作家具乃皇家御用器具,其器型磅礴大气,体现了帝王、贵胄的审美趣好,追求厚重的造型、庞大的体形,形成了雍容大气、绚丽豪华的京作风格。但它有皇家气派,实用性却比较差,因为一般家庭是用不上那么大尺寸的家具的。

  广作家具,是中国传统家具三大流派之一,广州对于硬木家具的发展具有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广州距离海南岛和南洋诸国的海路近,硬木进口便利、运输成本较低。清代以来广州成为东南亚优质木材进口的主要通道,同时作为中国贵重木材的重要产地,得天独厚的条件促进了广作家具的发展。

  广作家具特点鲜明,它选料讲究、取材粗大、装饰技法多样、纹饰繁复华丽,吸收了西方的文化艺术,将其与传统的中式美学相融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广式风格。

  由于充足的原料供应,广作家具讲究大材大料,用材不吝啬、不将就,成为清朝家具的代表作。广作家具“一木成一器”,没有太多的镶嵌,也不涂漆料,使木质完全裸露,令木材最优美的纹理得以展现。从雕刻风格上来说,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风格,明朝时期的风格略微简单,而到了清朝中期,形成了用料奢华、雕刻繁缛的设计风格,到了民国时期,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则颇有西式风格。在所有广作家具中,酸枝家具很具有代表性,由于酸枝木的木质坚硬,非常利于“挑花”,因此广作酸枝家具大多华贵精美,线条流畅,花纹表面莹滑如玉,丝毫不漏刀凿痕迹。

  贰

  传承 以匠人精神做好家具

  羊城晚报记者:在岭南文化日益受到关注的当下,广式木雕家具作为对非遗文化的传承,意义何在?

  刘伯浩:我觉得传承一方面是技艺的传承,更重要的是精神的传承——按照古人的工匠精神去做好家具,让榫卯结构家具可以成为广作家具百年传承的标杆。

  广作家具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之一,也是广州的三雕一彩一绣中木雕家具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岭南文化的重要元素,它既表现与记录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也代表着我们对传统的岭南文化的热爱与追求。我们不光要在小圈子里传播岭南文化,更要把我们的文化弘扬到全国、弘扬到国际上去。

  周京南:要继承广式家具的流风余韵。广式家具最早的是敢为天下先,在传统家具的榫卯结构和造型的继承上,加进了西洋的元素,加入了当时符合时代潮流的生活起居的需求。我们今天还是要把广式家具敢为天下先的思路、方式给继承下来。

  羊城晚报记者:人们都说“无榫卯,不红木”,在当代广式家具乃至中式古典家具的制作上,榫卯结构是否应传承与复兴?

  周京南:榫卯结构肯定是要传承的。我们古代的能工巧匠发明了很多精巧的结构,像插肩榫、格角榫、粽角榫等,榫卯结构也是传统工匠对家具的一种发明创意。从力学上看,它的结构很合理,才能让我们的传统家具保留几百年而不受损害,完整保存。在今天的家具制作上,发展了一些人工干燥技术,但优秀工匠制作的榫卯结构依然是精髓,是传统家具的核心技术。

  刘伯浩:榫卯结构是红木家具的“灵魂”。榫卯结构的好与坏,直接影响到家具的使用寿命。这么多明清时期的家具能保持至今仍然完好无缺,可以拿来直接使用,很关键的一点就是榫卯结构的严密性保存得非常好。古人做的榫卯都是很有智慧的,甚至比我们很多现代的都要好。

  我以前老给别人修复旧家具,修复过程中就发现有些老家具真的很难拆,你把它打烂了、打坏了都拆不下来,就是那时候我发现古人做的榫卯是多么结实。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古人做的榫卯除了一榫一卯,还有一个“扣”(学术名称:燕尾榫挂销),就是它保证了榫卯的坚固性,自那时起我就沉迷于古家具了。榫卯结构其实也不是一种形式固定不变的,我从业四十年了,虽然知道很多结构,但还是会偶尔发现某一局部造法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所以榫卯也是灵活的,因木而变,因器而变,它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

  传承广式家具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按照古人的工匠精神,再造完美的榫卯结构。

  叁

  现状 设计适应现代审美和生活所需

  羊城晚报记者:广式家具近年来有什么改良,以适应现代人的审美和生活所需?

  周京南:在近年来的红木家具展会上,我看到有很多广式家具的厂家,它们做了很多十件套、十一件套,十三件套的客厅类红木家具,把座位高度降低、尺寸改变,还有用红木做的红酒柜。现代人不像古人那样钟情琴棋书画,他们爱收藏红酒、西洋玩物。新的家具种类也要适合现代家居所需。

  从历史渊源来讲,广式家具在当时也是属于一种新中式,与京作、苏作家具有不太一样的发展历程。开埠以来,广州是第一个接受西洋文化的城市,把西方审美、技术传到了咱们泱泱大国。清代皇帝对西方体制比较抵制,但对于西方的“奇技淫巧”还是有选择性接受。清代宫廷的紫檀家具中,大约有五分之一都能看到广式家具的身影。比如雕花中的西番莲,再加上镶嵌的珐琅片、画珐琅的西洋人物,这就是广式家具中的新中式。

  今天的广式家具,也继承了旧广式家具的流风余韵,把适合今天人们生活所需的功能形态、审美需求发挥到新的极致,变成了我们今天说的新广式家具。

  刘伯浩:当代的广作家具,应该在传承传统的技艺上,迎合现当代的人群的审美观,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以改良,在传统的器型上,既保留传统的基因,又要设计出年轻人喜欢的造型,既不能丢了老祖宗的优良传统,又不能简单地“做减法”去设计,所以,如何去改良,是值得我们整个行业去深思的一件事。

  羊城晚报记者:广式家具讲究用料,在红木资源日益贫乏的今天,广式家具未来的趋势是什么?近年来市场价格有何变化?

  周京南:用料方面,广式家具的常规用料都是“紫黄红”——紫檀、黄花梨、红木,可能将来会有很多替代的木材。毕竟家具的艺术价值、使用价值和木材的关系不是很大。随着工业的发展、砍伐能力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木材可以成为替代品,比如大果紫檀、东非黑黄檀、微凹黄檀、非洲的赞比亚血檀,还有一些非硬木的木材都可以替代。现在硬木资源日益枯竭,广式家具的材质不一定拘泥于硬木上,未来也可以有很多替代材质应用于广式家具制作上。艺术价值应大于木材本身的价值,唯材质论是片面的,传统家具的魅力,也并不只适用于古木。

  刘伯浩:随着《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不断加强对国际上珍贵硬木木种的管控,国内的优质红木材料资源日渐匮乏,很多的名贵红木材料被一些不法商人高价炒卖,导致很多生产厂家无法购买到合适的材料用作生产。高昂的原材料费用和人力成本,导致很多厂家转型甚至倒闭。

  广式家具的未来趋势,在于两个方向,在珍贵木材利用上,厂家会走高端路线,款式会选用经典器型款式为主;另外一面,大力开发性价比更高的材料,开发一些性价比更高,迎合80后、90后这些消费主力的产品。

  另外,上好的广作、京作家具依然坚持繁复的人工雕刻,导致生产成本居高不下,市面的广作、京作红木家具价格昂贵,也是影响整体市场方向标的因素之一。

  肆

  收藏

  要看“型艺韵材”

  羊城晚报:收藏旧广式家具,如何评判价值的高低?

  周京南:主要看“型艺韵材”,也就是造型、艺术、韵味、材质。

  广式家具来自南方,生产地是出海口,风格上兼容并蓄,呈现两个特点:来自域外的材料,来自域外的影响。有很多红木来自域外,例如紫檀、红酸枝。制作技艺、装饰风格也都是域外传来,所以广式家具的艺术价值很高。笼统地说,就是看造型、艺术、韵味、材质,这四者是并列的。一般从这四个方面来判断它的艺术价值的高低,品味其“古味”。

  刘伯浩:收藏广式古典家具,是一件非常大的学问。首先我们要从懂得分辨材料开始,古代名贵的家具用材有黄南黄花梨(学名:降香黄檀)、小叶紫檀(学名:檀香紫檀)、大红酸枝(学名:交趾黄檀)等等,要懂得辨别材料,才能去衡量一件家具的材料价值。

  当然,辨别材料只是一个入门的本领,学会辨别材料之后便是去学会家具的断代,所谓的断代,就是通过家具所表现出来不同的器材、雕刻的花纹图案,以及不同的榫卯结构做法,去判定一件家具的生产年代,个中的学问很大。

  最后就是欣赏一件的家具的器型和品鉴各个工艺精细程度,这个步骤比较难以用言语去表达,需要对家具有大量阅览后作对比总结,才能真正把握到家具的美学设计。

  羊城晚报记者:对有意收藏广式家具的人,您有什么建议?

  周京南:先讲清宫里的广式家具,罗汉床数量比较少,有是有,后人复制了一些。洋味的雕花家具像雕花椅,靠背扶手上雕着花如西番莲的、镶嵌珐琅的、玻璃油画的,这些在广式家具中比较典型多见,都可以收藏入手。这是从装饰风格来讲。如果说样式,坐具、卧具、乘具、屏蔽式家具,类似广式椅具、桌子、插屏,都可以收。也就是说,可以从日常实用的家具入手收藏。

  木料方面,广式家具一般还是红木。同样的造型风格,同样的工艺制作,材料还是“五属八类”是首选(五属即紫檀属、黄檀属、柿属、豆属及铁刀木属。八类则是以木材的商品名来命名的,即紫檀木类、花梨木类、香枝木类、黑酸枝类、红酸枝木类、乌木类、条纹乌木类和鸡翅木类)。

  广式家具根植于中国本土,又吸收了外来文化,适应当代需求,也与居室环境相匹配,五个字就是“敢为天下先”,为我们生活提供了重要的家具类型选择。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