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游客版>文化旅游
南方都市报:广州有多条“前进路”?地名“重名”或要改了!(组图)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图:海珠区南村站和番禺区南村站,两地相距20公里,但地名和公交站名完全一样。类似情况在广州并非孤例)

  不少人都遇到过这样的经历:打开地图软件输入一个地名,同一个城市出现多个重名的地名。近日,广东省民政厅组织召开全省进一步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工作视频会议,传达学习《民政部、公安部、自然资源部、住房城乡建设部、交通运输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关于进一步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的通知》精神,并对广东省开展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工作作出部署。据了解,目前广州市民政局已传达会议精神,准备着手启动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工作。

  已约定俗成的老地名原则上不列入清理范围

  据了解,此次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主要任务包括:第一,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对居民区、大型建筑物和道路、街巷等地名中存在的“大、洋、怪、重”等地名进行规范化、标准化处理。第二,清理更新不规范地名信息。对标注不规范地名的地名标志、道路交通标志等公共标志牌进行更换;对涉及不规范地名信息的身份户籍、不动产登记、工商注册登记等证照上的地名地址信息予以变更。第三,规范使用标准地名。清理房地产广告、户外标牌标识、互联网地图、在线导航电子地图等载体上的不规范地名;加强地名公共服务能力建设,依托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成果,及时为社会提供准确便捷的标准地名信息。

  省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工作领导小组要求,各地要准确把握清理整治对象范围和方法步骤,结合本地区实际落实工作方案和具体措施。要明确清理整治对象和重点。清理整治对象主要是居民区、大型建筑物和道路、街巷等地名中违反《地名管理条例》和《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中地名命名原则、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不规范地名,有条件的地方可以结合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成果,同步对有地无名、一地多名、一名多写、擅自命名以及少数民族语地名译写不标准、不规范的地名进行清理规范。要把社会影响恶劣、各方反映集中的城镇新建居民区、大型建筑物中的“洋”地名作为重点,坚决予以清理整治。《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颁布实施以前命名、已经约定俗成且不违背公序良俗的老地名原则上不列入清理整治范围。

  最终确定不规范地名清单并及时向社会公示

  各地要合理确定清理整治清单,标准化处理不规范地名。要结合当地实际确定“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认定原则和标准,通过社会征集、调查核实等方式,全面了解本地区不规范地名数量、分布等底数详情,详细掌握其在公共标志、户外广告标牌、相关证照上的使用情况。要结合摸底排查情况,采取部门会商、专家论证、社会听证等方式,对拟清理的不规范地名充分征求各方意见,最终确定不规范地名清单并及时向社会公示。

  同时,要有序清理使用环节的不规范地名。对居民身份户籍、不动产登记、工商注册登记等证照上存在的不规范地名地址信息,各地可结合实际,在不影响社会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前提下,采取集中变更或逐步变更的方式予以更换,并确保变更期间相关证照正常使用。

  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各地要以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为契机,健全完善地名管理服务的长效机制和制度规范,明晰责任主体,加强地名规划,加大对居民区、建筑物、道路、街巷、台、站、港、场等名称的命名更名审核把关,完善地名命名更名专家论证、社会听证和风险评估等制度,强化监督管理,坚决遏制新的不规范地名产生。

  走访

  “同名同姓”路名摆乌龙 出行多不便

  在这些不规范地名当中,市民感触最深的是在一定区域范围内多个地名同名或同音的“重”地名。南都记者通过手机地图软件搜索“前进路”,就发现广州有好几条前进路,分别位于海珠区、增城区、从化区、番禺区等地。

  南都记者对此进行了专门的走访,发现广州地名“重名“的现象还真不少,经常把人“忽悠”得团团转。比如:番禺区南珠路,海珠区南珠路;荔湾区宝华路,花都区宝华路;白云区凤鸣路,花都区凤鸣路;海珠区松园路,花都区松园路;海珠区西华街,荔湾区西华路……

  这样的“重”名路,很容易让人一时间摸不着头脑。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些重复的路名?

  根据国务院1986年颁布实施的《地名管理条例》,各地都设有地名管理机构。新的路名需要“申请-审核”。申请主体各异,小区的内部道路由开发商申请,市政道路由相关政府部门申请,地铁站名由地铁公司申请。经民政部门许可后,方能使用。

  既然有如此详细的规定,为何还会出现地名重复等不规范现象?这与地名管理跟不上城镇化进程的步伐有很大关系。

  根据《广东省地名管理条例》规定,同一城镇内的路、街、巷、建筑物、住宅区名称,不应重名、同音。然而,这当中的“同一城镇”,各地却有不同的理解。有的地方把“同一城镇”理解为“同一镇”,这也可能导致重名现象在不同镇、区的发生。2015年,广州市番禺区民政局在答复人大代表的一份建议时表示,省、市地名管理部门对“同一城镇”的释义为“同一城市”,这意味着在同一城市内,地名路名不应重复。

  除了理解上的差异,像“人民路”、“中山路”、“解放路”、“工业路”、“创业路”等高度重复的路名,多出现在近30年来工业化高速发展、行政区划发生过重大变化的区域。在广州,如果你要打车去“迎宾路”,的士司机可能会问你,是去越秀的“迎宾路”,还是番禺的“迎宾路”,又或者是花都的“迎宾路”。越秀区的迎宾路因广东迎宾馆而得名,而花都和番禺的迎宾路则是在设立广州市辖区之前修建的连接广州和当地的道路。这些路当时的命名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随着花都、番禺成为广州市的辖区,“摆乌龙”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了。

  家住越秀区的市民梁莹就记得,有一次打算去花都的迎宾大道赴宴,当她坐地铁到白云机场,然后出地铁站打车时没有讲清楚是哪个区的迎宾大道,她上车后又睡着了,结果当她醒来后发现被送到越秀区的迎宾路,当时非常尴尬。

  也有网友分享自己的经历,因为广州地名重名差点闹分手:两人本来相约南村站见面,然后一个去了番禺区的南村站,一个去了海珠区的南村站,各自在寒风里站了半个小时,才知道去的不是同一个南村站。

  2018年5月,番禺某大型小区内60多条道路立上了新路牌,许多沿用十几年的路名因“历史遗留问题”遭到变更,理由是道路的命名不连续,跳过了“四街”等地名,不符合规范。牵一发而动全身,该小区业主的身份证、户口簿、房产证、快递地址、银行信息全都变成了“与实际地名不符”,对小区数万名业主的生活造成极大不便。

  视点

  广州市人大代表 曾德雄

  地名命名不能给人带来困扰和误导

  谈到对不规范路名的清理,广州市人大代表、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哲文所所长曾德雄特别提到广州地铁2号线“飞翔公园站”没有公园,“白云文化广场站”不见广场等尴尬现象。在他看来,“名实相符”是地名命名最关键的,要做到避免重复,避免使用一些并不存在的事物来命名,不能给人带来困扰甚至误导。

  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胡刚

  保持路名的公共属性,避免“过度商业化”

  对于重新调整命名可能带来相应的行政成本,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表示,提供规范、准确的道路命名实际上是一项公共服务,长远来看,尽快实现不规范地名的清理整治对提升城市服务水平有重要意义,对降低命名混乱而带来的一系列成本问题也是很有帮助的。胡刚还特别关心保持路名的公共属性、公益属性,避免“过度商业化”。他建议,在道路命名时尽量使用附近的公共设施、学校、医院等事物来命名,避免使用商业楼盘、购物广场、酒店等建筑物来命名。

  链接 不规范地名主要包括:

  ●地名含义、类型或规模方面刻意夸大,专名或通名远远超出其指代地理实体实际的“大”地名,如“中央首府”“龙御天下”“欧洲花园”等;

  ●以外国人名地名以及使用外语词及其汉字译写形式命名的“洋”地名,如“马可波罗大厦”“曼哈顿社区”“香榭丽舍小区”等;

  ●盲目追求怪诞离奇,地名用字不规范、含义低级庸俗或带有浓重封建色彩的“怪”地名,如“99大厦”“加州1886”“BOBO自由城”“皇庭御景”等;

  ●一定区域范围内多个地名重名或同音的“重”地名,如某城市多处存在“建设路”“人民路”“解放路”等重名道路现象。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