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政府版>荔湾资讯>媒体报道
老人报:埋藏着火种的革命老区裕安围(组图)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图:1995年5月,裕安围成为广州芳村区(现荔湾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图:目前,裕安围革命老区纪念馆为广州市一级文物保护单位)

  建筑名片:

  1963年12月6日,裕安围村被授予“红色游击区”。1995年5月,裕安围成为广州芳村区(现荔湾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997年广州起义70周年,村民自办裕安围革命老区纪念馆。2008年,裕安围被选定为广州市城中村整治改造的试点,裕安围革命老区纪念馆旧址拆除。2012年,在旧址对面,村委集资重建三层高、占地134平方的新纪念馆。目前,裕安围革命老区纪念馆为广州市一级文物保护单位。

  历史故事:

  90年前的1928年冬天,参加广州起义的裕安围村民陈锦生、叶佳、梁添等九位信念坚定、铁骨铮铮的共产党员在裕安围被捕,有的在狱中被折磨致死,其余则在同年12月26日被杀害于广州东较场(现烈士陵园正门前的英雄广场)。“裕安围九烈士”虽然未能看到革命胜利,但由中共地下党员和农民协会点燃的革命火种,在这片土地上燃起,从此未曾熄灭。

  回首烽火岁月 星星之火可燎原

  走出西塱地铁站,沿着马路经过几家热闹的大型批发市场,转进临着河涌的一条窄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掩映在绿树中的“裕安围”三个大字的牌坊。牌坊两旁刻着一对楹联:“裕溯当年要承先启后,安居今日应继往开来。”

  这便是裕安围村。大革命时期,这块只有40户人家、一百余人、一千平方米左右的土地,偏居于广州市荔湾区西塱(原属芳村区,后与荔湾区合并)的小村庄,是有名的红色游击区。

  回首烽火岁月,1924年,广州市郊第一区农民协会成立后,芳村地区的农民运动迅速发展。裕安围村的陈锦生、陈秋成二人,被选送到“广东省农协干部训练班”学习。陈锦生在农干班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成为裕安围第一位中共党员。其后党组织又发展了叶佳、梁添两位同志入党,组成裕安围最早的党小组。

  1925年5月6日,裕安围村农民协会及农民自卫军(以下简称“农军”)成立。当时裕安围的九个中共地下党员组成党小组,全部农户成为农民协会的会员。

  据历史记载,裕安围的农军曾是广州起义的农军主力。1927年12月11日广州起义打响后,各地农军也纷纷组织起来,开赴参加起义。陈锦生于起义前一天带领农军队员23人(一说是24人)与附近地区的农军及工人赤卫队一起攻占了石围塘车站。接着,陈锦生带领裕安围的农军,渡过白鹅潭经黄沙进入广州城,与广州起义军并肩战斗。

  广州起义失败后,国民党反动派政府大抓“红带友”(参加起义者都佩戴红布带标志),裕安围也被包围搜查。农军化整为零,除了留下少数老弱外,青壮年及小孩都暂时撤离,直至数月后才陆续返回裕安围。

  1928年11月17日,国民党军队由叛徒姚常带路,再次包围了裕安围。村里16岁以上的男子都被集中到晒谷场,叛徒逐个辨认出陈锦生、梁添、叶佳等九位中共地下党员。党员们全部被捕,其中年龄最小的是18岁的陈巨成。

  1938年日军侵占广州,裕安围人民积极开展抗日斗争。他们成立了抗日统一战线性质的半武装群众组织——抗日俊杰同志社裕安围分社,配合广州市区游击队第二支队积极开展抗日武装斗争,掩护抗日武装干部,直到抗日战争胜利。

  历史中追寻 传承红色基因

  一面白底绣着镰刀、斧头和红星的旗帜下,几支红缨枪、几把绑着红布带的大砍刀、几根步枪、一门不足2米的土大炮……裕安围革命老区纪念馆中展陈的当年农军使用过的简陋武器,如今都成为人们对于那个特定时代最直观的感受。

  九位烈士都没有照片留下,纪念馆一进门的雕塑,是烈士们身穿当地传统服饰,再现昔日英姿。而由于当时特殊的历史条件所致,烈士的遗骨至今没有找到。

  1997年广州起义70周年纪念时,为了纪念裕安围九烈士,村民特意腾出一个五十多平方米的房间,自建展览馆。村民们还请画家将裕安围九烈士的事迹绘成图画,并配上解说词,安排专人打理,免费向市民开放。

  “这里原来是芳村区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区内的学生、党员经常来这里参观。”今年62岁的老村民、曾任裕安围村村长的郭景欢告诉记者。目前纪念馆一楼是起义时的陈列馆,二楼是西塱村发展成果展。2017年初,纪念馆成为荔湾区关心下一代教育活动基地,因而区关工委还在此设有一个办公室。三楼则开辟成青少年互动坊、志愿者之家、区图书漂流驿站等。

  旧城改造新标本 革命老区展新颜

  郭景欢对裕安围村的城中村改造非常熟悉。正式退休前,他是西塱村工程部的工作人员,参与了裕安围村改造的多项工程,并担任监工。

  位于村里十字路口的裕安围革命老区纪念馆,和其正后方、仅隔着一个户外体育场的裕安新村安置房,郭景欢都曾参与改造。对此,他不仅印象深刻,更津津乐道。村民对纪念馆非常重视,不仅村里自筹数百万资金,出钱出地修建纪念馆,而且修筑得非常牢固,“打地基时,12层高的安置房打了44条桩,而三层楼的纪念馆就打了21条桩。”郭景欢说。

  裕安围曾经连一条消防通道都没有,村集体经济依靠厂房出租。因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影响,村里曾经可以划龙舟的河涌又黑又臭,是个典型的被现代化城市遗忘的城中村。

  如今,河涌已是焕然一新,两岸绿树成荫。按照广州近郊爱国主义教育与岭南水乡风情体验村的整治定位,现在裕安围升级改造其原有的集体物业,并成为重要的金鱼、热带鱼养殖基地,村集体经济收入更上一层楼。“我们村的老人,算上村里的分红,每个月有两三千元的收入。”郭景欢乐呵呵地说,“改革开放的四十年间,裕安围变得越来越好。”

  在这片浸染着英雄热血的红土地上,至今传唱着革命故事,老区人民在战争年代坚守信仰,不怕牺牲,在改革开放时代敢作敢为,依靠着勤劳的双手,打造出如村名般富裕安宁的美好生活。

  (特别鸣谢:广州市荔湾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广州市荔湾区东漖街道办事处、东漖街西塱股份合作经济联合社、西塱裕安围革命老区纪念馆对本报道的支持。)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